纪梵希:上帝钟情的“缝匠魅影”

暗地妖娆

导语:他解放了女人的腰肢,让“线条”为身体服务;他成全了奥黛丽.赫本,将“优雅”诠释出了崭新的高度。因此,纪梵希才算得上真正的“缝匠魅影”,上帝让他降临,就是为了纠正女人对于“时尚”的认知。

正文:

某一日,奥黛丽.赫本用颤抖的手指拨通了于贝尔.德.纪梵希的电话,跟他讲:“亲爱的,我对不起你,今天我买了其它牌子的衣服。”电话那头,体型修长的纪梵希只是微微一笑,表示“没关系”。

这位气质温润,眼神敏感纤细的法兰西时尚设计师,后来倾其一生去证明唯有他能包揽绝代名伶赫本的行头。直到2018年3月10日撒手人寰,人们依旧铭记他为时尚圈和电影名利场制造的风流视觉“特效”,并且确保这种“风流”能通过一代又一代爱扮俏的女人们延续下去。

  • 女人堆里的奇葩

如果说奢侈品牌品创始人之一可可.香奈尔是村姑群里的一股清流,依靠一双巧手经历了从贫穷到富有的艰辛过程。那么纪梵希则是“天时地利人合”的代表,仿佛上帝亲手安排的一黜杰作,令其注定要终生服务于女人的身体。

纪梵希是标准的富二代公子哥儿,拥有近两米的身高和一双漂亮的蓝眼睛,又出生在浪漫国度法兰西,体内流淌着巴丁家族的血统。巴丁家族历代都在制造绵织画和挂毯,这让他整个童年都浸淫在“艺术审美”的染料里。1930年,父亲被流感夺去生命,年仅三岁的纪梵希被交到了一群女人手里,其中包括母亲贝亚特丽丝和外婆玛格丽特.巴丁。女人的魔力是无穷的,成日里被鲜衣红唇包围的纪梵希很快便领悟了“红颜”的秘密,她们最爱穿裙子、用香水,出门的时候包里起码备四支口红。女人掌权的家里头,传记书越来越少,时尚杂志倒是成堆,他只能看着这些美妙的图片,在心里模糊勾勒一个个关乎“巴黎情调”的迷梦。

长到10岁,纪梵希被家人带去巴黎万国博览会参观服装馆,那一刻他彻底给自己的未来定了性,只有做服装设计师,向家里的女人们证明他有能耐翻新全世界女人的衣橱。

我们再看纪梵希追梦过程中的一系列际遇,堪称“辉煌”,甚至超过他自创品牌的全盛时期。18岁之前,他在巴黎艺术学校就读,受到法国高级定制大师杰奎斯.菲斯的青睐,跟他一道为杰奎斯效力的还有后来同样声名显赫的瓦伦蒂诺。

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末,系法国时尚圈的流金岁月,一批潮流革命家崛起,让女人不再拘泥于被鲸骨称裙勒出的倒三角和长下摆。19岁的纪梵希和另外两位野心勃勃的设计师一道投入到卢西恩.勒隆门下,为卢西恩设计品牌服装。这两个人,一位是皮尔.巴尔曼,另一位是克里斯汀.迪奥。这个“铁三角”组合在解散之后,都自立门户,几乎占了时尚圈大半壁江山。

1952年,年仅25岁的纪梵希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工作室,他非常果断地打破了巴黎女性对传统套装的痴迷,端庄优雅不一定要从头到脚格调一致才能体现,完全可以让她们漂亮的小腿裸露出来,用简洁线条勾勒女人特有的柔美。关乎这一理念,圣罗兰与范思哲也有着相同的认识,这批引领时代潮流的精英分子,都不约而同地崇尚利索的款式,衣服挂在衣架上,乍一看不太起眼,可穿起来却可流芳百世。

正因为这层低调内蕴的精致,令纪梵希年少成名,他只用了一年的时间就让好莱坞女星们纷纷抛出了橄榄枝。当24岁的奥黛丽.赫本走进纪梵希的工作室时,他正忙得焦头烂额,听闻“赫本”二字,以为是自己崇拜的女神凯瑟琳.赫本,于是欣然迎接,结果等来的是个头小巧,身材瘦削的奥黛丽。那时候《罗马假日》已经拍完,却还未公映,奥黛丽是为着新电影《龙凤配》来选自己的戏服。

纪梵希有些失望,决定推掉这个活儿,心高气傲的他当场就给赫本一个“下马威”,直言:“我没时间给你设计衣服,太忙了。”

赫本没有生气,反而求着他,说哪怕让她试试上一季的款式也行;倒不是说赫本对刚刚崭露头角的纪梵希有执念,事实上此前她一直是巴黎世家高定礼服的忠实簇拥,因为设计师没时间,她只能找纪梵希“救火”。

在简陋的“过气”服饰间里,赫本換上了一件黑色鸡尾酒裙,肩带上有两只小蝴蝶,这件横平直领的裙装巧妙地掩饰了她过于嶙峋的锁骨,也迷住了纪梵希。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一直追求的表现力女神横空出世,他的巧思与赫本的清新优雅乃绝配。

从这个夏天开始,纪梵希与奥黛丽.赫本成了时尚圈一个最炫目的组合,纪梵希曾由衷感慨:“赫本哪怕是套个麻袋上街,也依然是优雅的代言人。”

正是赫本,让纪梵希品牌LOGO上那四个“G”的意义诠释出了最佳范本,分别是:优雅(Genteel)、恩典(Grace)、愉悦(Gaiety),以及纪梵希(Givenchy)。

  • 掌握女性钥匙就是掌握全世界

参演《龙凤配》的过程对奥黛丽.赫本来讲并不愉快,男主角亨弗莱.鲍嘉对她的演技大加病诟,可让赫本欣慰的是,电影相当卖座,同时也赢得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大奖。因为纪梵希不是电影圈的人,所以片子没有他的署名,这让赫本心怀愧疚,她向纪梵希道歉,并发誓以后所有她参演的电影,都会穿上他的衣服。

其实署不署名对纪梵希来讲都已经不重要了,说赫本与纪梵希是“相互成全”的关系也并不完全正确。因为即便没有赫本来到他的身边,也不妨碍他掌握着欧美各色名媛阔太的身材尺码,这其中甚至包括肯尼迪总统的妻子杰奎琳,她曾专门订购一套纪梵希礼服去参加丈夫的葬礼。因为自己是“美国第一夫人”,很多时候杰奎琳对正宗法国出品的纪梵希只能止于“暗恋”,直到有机会访问法国时,她才名正言顺地穿上象牙色绣花丝绸礼服,展示纪梵希的惊才绝艳。

纪梵希的时尚“革命”是如此嚣张,在功成名就的路上,他曾经毅然剪掉裙子下摆,鼓励女人露出本钱。倒三角宽松“麻袋装”颠覆了关乎“线条”的概念,把女人的腰解放出来,照样能艳压群芳,将俏皮与优雅合二为一。他早就放言說:“裙子必须配合女人的线条,而不是女人去配合裙子。”

与此同时,作为挚友的赫本也不遗余力地通过大银幕传递他的时尚理念,从《龙凤配》、《甜姐儿》,到《滑稽面孔》,纪梵希为其设计了八成的戏服。其中最经典的,当属《蒂凡尼的早餐》里那身惊艳的小黑裙,当赫本戴着头钻,执着烟枪,身着百分百贴合的黑色长裙出现在海报上的时候,全世界的女人都俯首称臣。

从那以后,纪梵希与赫本的名字被连在了一起,二人的友情被世人酝酿出了一点“传奇”的味道,有人甚至确定他们之间有“爱情”,可他却为她的后两次婚姻亲手打造了嫁衣。在长达近半个世纪的交往中,赫本的婚恋一再受挫,爱人来来去去没有定数,唯独纪梵希相守如初。即便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纪梵希因财务问题不得不卖掉他的品牌,也依旧牢牢占着“首席设计师”的位置,唯有如此,才能继续给他深爱着的那些女人们带来一波又一波的惊喜。

赫本曾经讲过:“有一些人我深深爱过,而纪梵希是我所认识的人里头最正直的一个。”

这位正直的设计师,一生都没有被婚姻束缚过,而是反过来仰仗衣料去“保护”追求时髦和品味的女性,同时也一直保护赫本。

岁月消融了赫本的美貌,却没让纪梵希对她的呵护短缺一毫厘,即便她容颜老去,他依旧坚持为她打造最好的行头,陪她在巴黎街头漫步。她罹患绝症那会儿,他用私人飞机将她送回瑞士,在机舱内摆满鲜花,让她找回当年做小公主的感觉。

他为她调制的香水“禁忌”,让她独占了整整三个年头,就因为她说:“既然是送给我的香水,那就只能让我一个人用。”三年之后,赫本分文不收,为“禁忌”打广告,让纪梵希再次收获美誉无数。

这段风华绝代的“友达以上”,直到1993年赫本去逝才告一段落,纪梵希在葬礼上为其抬棺,亲自送了赫本天使在人世间的最后一程。

两年后,纪梵希宣布退休,他的缪斯已经远去,那么灵感的大门也就随之封闭了。

就在纪梵希去逝之前,奥斯卡颁奖礼上有一部提名电影受到了高度关注——《缝匠魅影》。片中丹尼尔.戴.刘易斯扮演的皇家服装设计师,亦是高挑优雅,为他的“缪斯女神”甘愿服下毒蘑菇。可电影未能让所有观众信服,他们认为像这样站在云端的缝匠,怎会迷恋那种村姑式的女人?在现实里,这两个人应该是纪梵希之于赫本,才算天衣无缝。

时至今日,纪梵希的品牌依旧是时尚圈的中流砥柱,小羊羔皮管的唇膏在中国一小时能卖出去5000支,无数环肥燕瘦的女人都穿上小黑裙以便在正式场合确保自己受到瞩目。

由此可见,纪梵希之梦,不会因为创始人的离去而消亡,它被牢牢镶嵌在时尚的皇冠上,且永远是最闪亮的那一颗。

文章来源于:世界博览

浏览次数:  更新时间:2018-06-03 19:23:22
上一篇:复活节岛的启示
下一篇:风靡亚洲的“脑内杀手”
网友评论《纪梵希:上帝钟情的“缝匠魅影”》
评论功能已关闭
相关澳门永利酒店官方网